童年放牛的图片_我的放牛的童年

  我六岁就开始放牛,一直放到十二岁,六年的牧童经历,是我人生中玩得最痛快,过得最实在,也是最难忘的原始野趣岁月。   我最初放的是一头小黄公牛。应该说,在牛里面,小黄牛性子最温顺了。但开头那几天,放牧小黄牛时我还是挺害怕的,在前面牵着怕牛角顶,在后边跟着又怕牛脚踢,手中总是牢牢地握着一根竹梢,既能当矛又能当盾。其实,这头小黄牛极通人性,很快我们就亲如兄弟,它甚至能听懂我说的话。有一次,我牵着它经过两边都是刚扬穗的水稻田田埂时,只见它伸长舌头嘴馋得口水都流出来了,因为谷穗长到这个时候浆多壳薄甜嫩可口。我板起脸孔对它说:“这可是队里的稻子,你不能乱吃啊,不然我会用竹梢抽你的嘴巴的!”它果然把嘴合得紧紧的,屡经稻田秋毫无犯。我也懂得它的心思,当走到不远处的一片荒地时,见那地里野生着一丛叶子青翠欲滴、谷穗嫩黄的稻子,它两眼直望着我,那意思是问:“这闲地上长出来的零散稻谷总可以吃吧?”我放开绳子对它说:“你去吧,去吃吧!”瞧它那满心欢喜朝前疾奔的步伐,就像是去赴宴。
  放牛娃们还有一项乐趣,那就是骑牛,骑在牛背上优哉游哉。我们男孩子会戴着自制的英雄草帽,手端着用芦苇杆制作的各式长短枪炮,分成敌我两方,用嘴发射“啪!啪!啪!嘭嘭!轰轰!”,被击中者必须从牛背上滚下来,以表示被打“死”或打“伤”了。
  也有胆大的女孩子扮着双枪老太婆与男孩子对战,但一般说来她们都是装扮新娘子,很害羞地坐在牛背上,随处摘几枝野花插在头上,有调有韵地哭唱着《离娘歌》——什么“娘啊娘你莫哭/我去婆家是享福/花花床,栋柱屋/金子铺地/绫罗绸缎缝被褥……”装娘的站在牛前面,一手拉住牛面绳一手扶着女儿,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哭唱着:“女啊女要听话/婆家不比是娘家/大小事情自己做,拿得起还要放得下,不能让人说闲话……”哭得就跟真的似的,让人听了又难受,又好笑。
  放牛,还可以看牛玩游戏。很多牛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也和我们这些小孩子一样淘气,一会儿我追你你追我,一会儿我顶你你顶我,弄得每头牛不是断了绳索就是脱了鼻栓。温顺一点儿的,你可以慢慢走过去突然抓住牛的面缰绳,或抠住它的鼻孔眼重新拴上绳或栓。而劣顽成性的就比较难对付,这个时候也只有请伢崽叔帮忙才能制服它。有时候牛把牛顶到深沟里,那就得叫很多人来用木转轱辘绕着绳子将它吊上来。
  这一切,转眼间就过去了四十多年。但只要一看到牛,就忍不住“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甚至到了爱屋及乌的程度,只要看见水草丰美的地方,就会不由自主地说:“嗨!这地方真好放牛……”
  阅读提示:
  在看到这篇文章以前,也许你会觉得放牛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事实并非如此,作者描绘的这些乐趣一定让你大开眼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