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述教育在人的全面发展中的作用 [浅谈理工科教育中人的全面发展]

  [摘要]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人学的核心,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教育思想的指导方针。而理工科人才在科学技术以及经济的发展方面起着无可替代的作用。文中简单阐述了如何在理工科教育中实现人的全面发展这一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关键词]教育 理工科 全面发展
  一、前言
  什么是教育,这一问题看似简单实则难以说得清楚明白,要真正认清教育的本质并回归到教育的本源并不是那么容易。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教育研究报告说:教育是“保证人人享有他们为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和尽可能牢牢掌握自己的命运而需要的思想、判断、感情和想像方面的自由。”德国存在主义哲学家、神学家、精神病学家雅斯贝尔斯则认为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包括知识内容的传递、生命内涵的感悟、意志行为的规范等,质言之,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仅仅是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集[1]。但是我们现在的教育多已偏离其本质,仅剩下知识的灌输和技能的训练,而忽视了人的其他方面的培养。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人的本质应该是追求其全面、自由、充分的发展,人类社会的历史是人自身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历史,未来社会是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人的全面发展学说是马克思在历史唯物主义中提出的一个哲学命题,是马克思主义人学的核心,他从现实出发,分析并指出了人的全面发展的条件、手段和途径。
  二、人的全面发展是现代教育的共同追求
  (一)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学说
  前面业已提到,在马克思看来,人的本质应该是追求其全面、自由、充分的发展。对此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理解。
  1.马克思主义的全面发展主要是指人的各种需要、素质、能力和社会关系的整体发展。
  这也是他的唯物辩证法联系的普遍性原理的要求,他认为物质世界是普遍联系和不断变化的统一整体,而人作为一个整体要得到较好的发展,应该让他的各方面得到全面的发展。在他看来,自由个性的实现,也就是“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够完全自由地发展和发挥他的全部力量和才能”[2]。
  2.所谓自由发展,是指把人作为目的而非手段的发展。马克思说:在共产主义社会中,个人的独创的和自由的发展不再是一句空话[3]。“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有可能随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3]
  3.所谓充分发展,主要是指发展的程度问题。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人的发展是有限度的,仅仅停留在充当机器的附件、生产的手段的范围之内。而在共产主义社会,人的“一切天赋得到充分发展”,体力和智力得到“自由而充分的发展”。
  (二)西方思想家关于全面发展教育的观点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主张“和谐教育”。夸美纽斯在其名著《大教学论》一书中,提出了泛智教育的理想,希望所有的人都受到完善的教育,使之得到多方面的发展,成为和谐发展的人。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是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代表。他认为教育的目的和本质,就是促进人的自然天性,即自由、理性和善良的全面发展。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倡导教育应以善良意志、理性、自由及人的一切潜在能力的和谐发展为宗旨。
  (三)全面发展的教育是诸育和谐发展的教育
  “人的全面发展”首先是指人的“完整发展”,即人的各种最基本或最基础的素质必须得到充分而和谐的发展,通常所说的“人的全面发展”,是把人的基本素质分解为诸多要素,即培养受教育者在德、智、体、美等方面获得完整发展。
  “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之一,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教育方针的理论基石。进入21世纪,经济、科技的飞速发展,世界局势波诡云谲,大学生要更好地适应变幻莫测的社会,必须使自己各方面的潜能尽可能的得到全面而和谐的发展。但我国目前的教育状况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特别是在尚工轻文的社会思潮的影响下,学生人文素养方面的教育长期被忽视,在工科中这种情况尤其明显。工科教育对于我国的科技人才的培养以及科学技术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在工科教育中应该坚持贯彻马克思主义的人的全面发展学说。
  三、我国的理工科教育现状
  (一)课程设置不合理、专业知识陈旧
  大学是一种特殊的学校,学生在大学里不仅要学习知识,而且要从教师的教诲中学习研究事物的态度,培养影响其一生的科学思维方式。但是从我们目前的课程设置上看,专业英语、计算机等工具性的课程比较多,而关于思想性的课程则比较少,有也是思政课,纯粹的政治教育学生也不会喜欢。专业方面的课程其实也很多,但感觉设置不合理,而且很多课程的学时是不够的,教师为了完成教学任务不得不缩减教学内容,因此学生学的就比较浅,加上专业课的内容大多也比较陈旧,有的教材可能是十几年以前的,这就造成了学生对与学科有关的前沿科学技术了解不够,因而大学生在步入社会之后,好多都要经过二次培训之后才能上岗,这也是现在很多企业不愿意任用应届毕业生的原因之一。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认为,物质世界是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因此,为了让学生得到全面的发展,各种课程以及知识应该和谐、互溶为一体,为学生的发展服务才是。就像雅斯贝尔斯说的那样:古老的实用课程(手工、泥工、画工、生活指南、武斗、政治艺术、各种职业、特殊学校)并未考虑到知识的纯洁性,而只是注重某个职业所需的特殊技能。大学的课程应抱着知识一体化的想法,深入知识的根源,以使每一个个别职业在整体科学中找到它的根。
  (二)重技能轻方法
  我国的大学教育只有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时候才培养出了一些大腕儿级的人物,解放之后到现在,虽然也出了不少精英人才,但是在学术在科研方面的明星级人物却是少之又少了。这与我国后来的培养模式有关,一味地注重技能的训练,在专业知识方面,老师大多也是照本宣科而已,对学生的要求就是按照一定的标准或是步骤多做多练,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些技术是如何来的则不看重。雅斯贝尔斯认为对一切人文的或社会性的职业来说,大学教育奠定了两个基础:一是种下了一生中思考、求知的科学幼苗,二是在求知时会关注一切可知的对象[1]。这句话对工科类的学生同样是合适的。但是在我国,这两点多数学校都没有做到。我们一贯接受的教育给我们一种认知,掌握一种技能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是这样不必问,会用就可以了。不管喜不喜欢,只要有用就行,这也是我们教育的悲哀啊,工匠式的教育培养出来的也就是一批批工匠,就像是工厂批量生产的产品,只会遵从雇主意愿而不反思,扭曲了人的发展,使他们变得一点个性也没有。这完全违背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中要尊重事物客观发展规律以及人的全面发展的理论。学生的发展根本就不自由,除了专业技能,其他方面的发展很少,也就谈不上全面了。   (三)对科技成果的盲目崇拜
  从十九世纪末起,随着早期留学生的派出与回归,大量的西方科学知识开始被系统的介绍到国内,到了二十世纪末,在人们见识到科学在社会建设中的巨大作用后,科学知识型在中国人的精神生活中的主导地位就已经慢慢稳固地建立起来了。但正如石中英教授所讲的那样:
  西方的科学知识型传入中国以后,也有一些微妙的然而却是非常重要的变化。在西方,科学不仅是一套现成的知识体系,更是一种探索性的活动。因此,人们对科学的理解非常强调科学的方法、科学的态度和科学的精神。但在中国,人们对科学的认识却局限于科学的结论和科学的价值上。在中国,无论什么知识,只要说是“科学”,人们立刻就会想到它的真理性、无可怀疑性和实践活动中的有效性[4]。但是,科学的本真意义被蒙蔽,这种盲目的信仰只能变成迷信。真正的科学是智者的知识,假如把信仰科学的焦点集中在科学技术的成果上,而不去了解其方法,那么在这种错觉中,迷信就成了真正信仰的赝品[1]。相信科技是万能的,而失去自我判断。在我国的中小学乃至大学教育中,教育者们注重的是学生对已有科学概念、命题,公理等的接受和理解,较少注重培养学生的科学兴趣和科学探索精神及能力。崇拜权威,一方面就导致在专家面前丧失自己的思考,认为权威的就是对的,而不会用辩证的眼光去看待,另一方面,盲目崇拜权威,将会阻碍科学的发展。
  4.关于理工科中人的全面发展的思考
  人的一生中重要的两件事就是学会做人和学会做事,会做人应该是比会做事更重要的。前者主要是人文教育来辅助完成的,而后者则主要是在专业教育中学会的。因而人文教育和专业教育对于一个人的发展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都不应偏废,在工科中也不应例外。所以在工科中,人文教育与专业教育和谐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的基本要求,是马克思社会主义教育思想的重要体现。
  在理工科教育中要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考虑:
  1.在大力开展专业课程的同时,应注重学生人文素养的养成,多开设一些人文方面以及学科史等方面的课程。
  2.注重学生哲学素养的养成,多种形式学习古今中外著名哲学家的哲学思想,对于中国古代的优秀传统文化不应该丢弃。
  3.在专业教育时,在传授技能的同时注重培养学生科学的思维方式和独立研究的能力。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而我们的物质世界又是一个普遍联系的统一整体。因而人的发展与很多方面的因素都有关系,且由于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所以要想使一个人得到全面而自由的发展,要做到尽量调整我们的教育方式,重整课程内容等,尽可能地做到“授之以渔”,而非“授之以鱼”。
  *2011年湖北省教育科学规划研究课题(课题编号:2011B304)
  [参考文献]
  [1][德]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M].邹进译.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1991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C].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217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3)[C].北京:人民出版社,1960.275、37
  [4]石中英.知识转型与教育改革[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01
  (作者单位:1.武昌工学院 机械工程系,2.华中科技大学 教育科学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