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江湖之不良人_一笔一画走天下

  刘然,刘然是谁?说他是山西临汾出生的,可知道他名字的临汾百姓着实不多,而但凡到南昌旅游的人却都知道他。说他是常年创作漫画的吧,那些天天捧着《哆啦A梦》《银魂》《火影》的孩子却没听说过他,而国内顶级漫画媒体《讽刺与幽默》以及《人民日报》漫画专栏却常年连载他的作品。
  戴上头衔,他是中国品牌文化研究中心漫画研究所所长、山西省漫画学会副会长、临汾市漫画学会会长。卸下称谓,他就是眼前的这位年近五十却依然充满活力的文艺画帅。
  缘来缘去都是漫画
  刘然,本名刘福明,山西省临汾市吉县西关人。黄河壶口瀑布岸边长大的他,对中原文化情有独钟,历史典故、神话传说、民间技艺都带给他厚重的文化母乳。画画便是从那时候培养起来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童年,是连环画疯狂的年代。《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带给刘然最初的美术震撼与文学启蒙,望着画书里惟妙惟肖的人物,刘然也开始拿起画笔画起来,沙地、土墙、草纸……家里凡是能画的地方都留下他的笔迹。所以多年以后,拿起自己出版成册的漫画,一页页翻开,刘然说:“这里面的每幅画都有当年连环画的影子,画风都渗到骨子里了,改也改不掉。”
  若说当年的连环画是刘然漫画生涯最初的缘起,那么临汾漫画研究会里的李洪泽、李二保等漫画前辈则真正让他与漫画缘定今生。
  1983年,刘然大学毕业被安排到省地矿局临汾213地质队工作。有一天,他回到临汾后在街上闲逛,转到动力厂门口时,竟然看到门口的橱窗里挂了许多漫画,遂大为惊异。原来,画这些漫画的就是自己家乡人。后来他便加入了临汾漫画研究会,于是原来对画画不是那么专业的他渐渐专业起来,工作之余,深埋心中多年的历史人物、古典故事、神话寓言及身边故事在他的笔下也渐渐活了过来。
  开始了便一发不可收,为专心创作漫画,他曾两度辞职,先后辞去铁饭碗临汾地质队的工作和临汾警校美术老师的工作,对此很多人表示不理解、不看好,刘然说:“我就是喜欢画漫画,一辈子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便是莫大的幸福。”
  之后《讽刺与幽默》《中国卡通》《中国漫画》《幽默大师》《漫画月刊》等漫画权威杂志相继开专栏连载其作品。《狗尾续貂》《典故新编》《寓言哈哈哈》《中华传统美德故事大画版》《古代人帅呆了》《二十四孝可乐版》《神经神神》《典故串串串》《漫画中国历史》《搞笑寓言》《动物疯情》《小驴儿》等作品先后一部部地创作出来。随着在动漫圈内的名气越来越大,有人评价他为山西省职业漫画第一人。
  做个漫游者 开旅游漫画先河
  谈起家乡,刘然便不住地说起气势磅礴的黄河壶口瀑布,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五千里黄河,唯独壶口瀑布留下了黄河的磅礴之魂,在壶口瀑布旁边长大的他自小受其影响。
  奔腾不息,浩浩荡荡的壶口瀑布让刘然骨子里印有不为世俗羁绊的基因。刘然说:“我自小就有一个梦想,想做一名漫画界的徐霞客,游遍祖国名山大川,把沿途风光民情用漫画的形式带给大家。”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做个漫画独行者,游遍天下。
  漫游天下,第一站便是自己的故土山西,2001年,刘然在黄河壶口偶遇知音,《画说山西》的计划付诸实施。背起简单的行囊,一部单车,一支画笔,没有手机和电脑,他踏上了漫游者的征程。雁门关外,黄河岸边,日夜兼程、风餐露宿,凡到过的每一个地方,他都认真细致地采风、考察、写生、构思。
  耗时五六年,孤身一人走遍山西11个市地、2000多个景点。几千张画稿画遍了山西大小风景,以漫画的形式,全方位、多角度地推出全山西省的景点,系统地反映了山西省的旅游文化特色与地域风情,开漫画传承地域人文诠释旅游文化之先河,《画说山西》也被业界喻为国内第一大型旅游漫画丛书。
  “我们到一个地方不光要看当地的风光,还要了解当地的地域文化。真正的旅游是一种文化底蕴含量很高的文化消费,不是到一个景点拍一张照片的‘到此一游’般的炫耀式低级消费。”刘然说。
  《画说山西》出版后得到了中国品牌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著名品牌策划人郭占斌先生的高度赞扬,郭占斌说:“动漫是全世界都能看得懂的视觉语言,它没有疆界,也没有文化隔阂,是一种世界通行的艺术。动漫的诙谐幽默风格,男女老幼全都喜爱,人们一看到漫画,就能定格在脑子里,牢记不忘,如果用于城市宣传,能够达到传播城市品牌形象的目的,因此漫画、动画将是城市品牌传播的有效方法和手段之一。”
  继《画说山西》之后,2009年,以漫画图说形式的《漫游南昌》再次叫响了刘然主打旅游漫画的口号,全彩色豪华精装本《漫游南昌》推出后深受好评,被南昌市政府作为2009年在南昌举行的第16届中国电影百花奖颁奖活动的特色礼品。
  俗语有言“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目前中国图书市场上还没有以漫画形式全方位体现地域风情的旅游漫画图书。据刘然介绍,他目前正酝酿筹划一套《漫游中国》的系列旅游漫画丛书,接下来《漫游河南》《漫游四川》《漫游云南》《漫游海南》《漫游江西》已在计划之中。
  且行且画,且想且感
  文化文化,文了还要化。在各地进行考察创作时 ,刘然一边惊异于我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一边又对这些文化不能为大众所知而深感遗憾。他在自己的论文《传统文化的通俗传播》中阐述:漫画其形式生动活泼,图文结合,通俗易懂,为大众传播的最好载体。
  刘然说:“现在是个文化快餐时代,微博、微信……碎片化的浅阅读让知识获取的途径越来越碎,反而让大家对许多身边基本常识不知晓,一些民间的文化在渐渐消逝,消逝的原因就在于其没有得到有效地传播,而漫画就能让这些东西都活起来,继而流传下去,漫画作为文化产业的一部分是担有传承责任的。”